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th id="551tv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551tv">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赢咖3:梁柯:类型小说的创作,是为读者定制梦境

                  思想文章 07-03 阅读:22 评论:0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是山东汉子梁柯定居德国的第十七个年头。受到疫情影响,他已经在家办公一个多月。梁柯挺享受在家办公的感觉,不用程式化地早起梳洗、开车,到了工作地点还得对同事假笑,佯装自己记得住同事的名字。“家里家外的状态切换很累”,他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段时间里,他四岁半的二儿子学会了写字、并在五子棋的对弈里赢了他。而他还在继续修改和打磨新小说。新小说是一个当代武侠故事,故事背景在当下的中国,探讨现代法制社会下,侠客存在的可能性和必要性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这代人几乎都有一个武侠梦。体现在作家身上就是:大家写来写去,总会想写一部武侠。都说武侠死了,但是似乎人人都在想办法让它继续活下去,至少活在自己的作品里,活在自己脑海中。”赢咖3:梁柯:类型小说的创作,是为读者定制梦境

                  梁柯

  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和表哥一起编故事解闷、大学时戏仿王小波写小说并发表到论坛上、留学德国时看了两千多集美剧打发业余时光,梁柯一直对说故事这件事情,有着强烈的渴求。有一年回国过年,邂逅了美国犯罪小说家哈兰·科本的书,触动他对风格化写作的尝试欲望,这才有了长篇悬疑小说《第十三天》。《第十三天》出版没多久后,影视版权便售出。赢咖3:梁柯:类型小说的创作,是为读者定制梦境

                  《第十三天》书封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第二届的豆瓣阅读征文大赛,梁柯的《校园枪击案策划指南》便获得首奖,他算是平台上第一批出书以及售出影视版权的作者。这篇只有数万字的短篇小说获奖后,立马有人找上门来,打算把它翻拍成短片。导演王立凡当时还在北美修读电影,对于成片的质量,梁柯表示震撼。成片《一日英雄》后来也在视频网站上线,而王立凡依旧和梁柯保持联系,探讨合作的可能。赢咖3:梁柯:类型小说的创作,是为读者定制梦境

                  《一日英雄》海报

                  但回想最初,走上这条路并不是那么顺利。处女作《第十三天》写出来后投了几十家出版公司,反馈就两种——一种是否定回答,一种是没有回答。“走投无路”之下,选择了网络平台:“当时的心态就是,写都写出来了,总得让人看见。最后就卖盒烟钱我也认了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出版市场对新作者来说非常残酷。许多作者拼死拼活写了一本书,二三十万字,放到网上后,十五个读者里九个是自己的亲友,投了几十家出版公司,只有两三个编辑搭理你,每读一遍,还得挑一遍毛病。”上架后第一个月,梁柯拿到的分成是一百块左右,人民币。他对此挺满意:“比预期好——按汇率换算,(在德国大约两盒烟钱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好在到了第二个月,《第十三天》在平台火了。早期的豆瓣阅读官网上,还有“畅销榜”的排名,梁柯经常一个人占据畅销榜的好几个名次。在那之后,他又陆续出版几个罪案题材的长篇小说《人间猎场》《游荡者》《暗夜之奔》,形成自己硬汉风的写作风格。赢咖3:梁柯:类型小说的创作,是为读者定制梦境

                  《暗夜之奔》签售会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几部长篇小说都带有明显的影像化叙事风格,快动作慢动作、非线性的蒙太奇画面,以及每部长篇的开场,都有一个主人公用第一人称叙述的楔子,进入主戏之后,又变回第三人称的上帝视角。这是他摸索出来的叙事策略,对他而言,类型小说是作者为读者定制的梦,第一人称叙事开头,是为了方便读者代入主人公的处境。
                  梁柯的小说,主人公常常有显著的边缘化色彩,职业杀手、瘾君子、瘫痪者……这些人用世俗的眼光看待,常常要被打上“失败者”的标签,无聊琐碎的平凡生活里,难以见到这些人的身影。他拒绝在作品中说教,因为读者有的是时间在平时琢磨人生哲理,买小说读一读,就是为了放松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厌倦了正常的生活,我相信正常生活也厌倦了你。它给你吃给你喝,就是没有义务给你刺激和满足。我的小说就是弥补这个缺陷的,所以一般不会去描写过正常生活的人。有的人生活顺得就像流水,而更多人经历的水流里,夹杂的泥沙更多。我觉得浑浊的水流,更容易打磨出锈铁的本色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常年定居海外,很多人疑惑梁柯写出的类型化小说,为何对中国的叙事语境能有如此娴熟的本土化处理,梁柯自有一套自己的“本土化哲学”:“国内变化很快,但另一些东西,就像砖缝里的苔藓,始终没有变。黄色的筒子楼、斑驳的梧桐树、相邻的五金店和小饭馆、人行道扭曲突起的地砖、带防盗网的阳台。这些东西只要不消失,我的故事就不会离开中国的现实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梁柯的小说有明显的类型融合特点,这个特点,在新作里体现得淋漓尽致:侠客的武功根基不再是玄乎其玄的内力真,而是现实中可操作的内置电源;掌力、剑气不再是真气,而是无坚不摧的超声、次声。跟西方的超级英雄不同,武功获得之后还得靠修炼,不过修炼的方式不是打坐、搬运,而是练习控制不同的电路实现升压、功放。跟科幻又不同的是,电路的开关是穴位和经脉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说起最想写的题材,梁柯却表示,自己最想尝试纯文学:“写纯文学,更像一种实验,无需考虑悬念是否精彩、逻辑是否顺畅、细节是否真实。我今天看到一种新奇的叙事方式,我立刻可以试着写一个故事,明天看看能不能创造一种更新奇的手法。情节什么的,反而没那么重要了。那是纯粹写给自己的。不像类型文学,得时刻把目标读者考虑在内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梁柯也表示,现在并没有计划去从事纯文学创作:“第一就是我现在的年纪,对人生和世界,还没那么多感悟,有了感悟也没有自信它一定是对的。没有这个,就没有底气去写。第二,我的条件还做不到不计成本收益地去写东西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身为拥有一定固定读者群的作者,“职业化写作”这件事对梁柯来说依然是奢望。写作目前对他而言,重要性只能排第三,头两位是上班和带孩子。出了四本书,他已经看开了,写作就是一个压榨自己的过程。末了,他引用电影里《霸王别姬》里的一句话——“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”,当初他不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,现在开始懂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            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  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