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th id="551tv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551tv">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
                  生活资讯 05-30 阅读:32 评论:0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了《心理罪》《白夜追凶》等高口碑剧集之后,导演五百几乎成为悬疑剧的第一联想词。“悬疑出导演,偶像出演员”,五百念叨这句话。当初在初期网剧市场中,很大程度上,他选择拍悬疑剧,是因为这个类别容易让他迅速在导演群体中脱颖而出,兴趣当然有,但不得不承认,悬疑剧从逻辑、氛围、节奏、光线等全方位的“难”恰恰能体现他的能力。从这之后,不论是观众还是平台,都希望五百能再接着拍悬疑拍警匪这样的硬核题材。五百也继续拿出《古董局中局》《“大”人物》等口碑作品,似乎是坐实了硬核导演路线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但这个事就像吃饭,”五百咂摸嘴,“我挺喜欢吃公司楼下一家麻辣烫,但不能因为我说喜欢吃,你就让我天天吃。谁也不能天天拍悬疑。”悬疑剧能体现能力,但也是最耗神,最费劲的剧集类型,“悬疑剧最难拍,要考虑到每一帧,别的都不能跟悬疑剧比。”连回忆一下,五百表情都跟着马上扭曲了一点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不想把自己都钉死在悬疑、警匪、硬核中,在拍成名后,他把很多力气和费用花在孵化原创剧本上。三年前,他得知编剧雷志龙曾经在时尚杂志工作过一段时间,便找他定制,“写个地道的职场剧”。近三年后,在他剧本堆积如山的书桌上,五百在某个晚上翻到了编剧雷志龙送来的剧本《盛装》。五百看了一眼表,刚过12点,正好看两个小时睡觉,这是他平常的节奏。等再看表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五点了。五百被自己无意识看了十几集剧本的行为惊到了,“就跟看好的小说一样,感觉不到,停不下来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硬核导演五百竟然拍一部,几乎都是女性角色的时尚界职场剧的前情回顾。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                  《盛装》杀青照,捧着花的是五百
                  由宋佳、陈赫、袁咏仪领衔主演,宋祖儿特别主演,让五百连夜看完剧本的《盛装》,讲述了同名时尚杂志内复杂残酷又专业的职场故事,全剧主线构成是主编空缺引起的,肖红雪(袁咏仪 饰)和陈开怡(宋佳 饰)作为正副主编的职场之争,宋祖儿则作为职场小白卷入其中。近日,《盛装》刚刚杀青,五百非常认可这部戏作为职场剧的基本修养,“几乎没有感情线,那么多角色只有一个人有条暗暗的线有关感情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其实一直想拍职场剧,他认为《白夜追凶》也算职场行业剧,警察行业。而国内职场剧现状摆在这,多数拍出来,不管宣传时怎么往职场上引导,一播出都会受到一大波诟病,不够职业、恋爱脑、剧情悬浮……因此这个题材中,可供他发挥,展示能力的余地有很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剧本是一剧之根本,观众也明白,职场剧会踩雷的地方就是剧本专业不起来。五百觉得《盛装》令人信任,是因为编剧确实曾经在国内顶尖时尚杂志里工作过,“他是天天看着他们撕,每个人都是拼了命想往上爬的状态。”就算导演不太了解时尚行业,但这个真干过杂志再写故事的编剧是有起码保证的。五百知道国内编剧状态,他开玩笑 :“我之前特想发个朋友圈问,如果现在没有百度了,一年得少出多少国产剧剧本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但时尚杂志这个行业背景,听起来跟五百确实不搭,记者见过五百导演三次,三次都穿类似的冲锋衣,这会不会让剧集的专业性打折扣?五百觉得这不是问题,“这事又像踢球了。你说你要会踢,踢半场还是全场,在专业球场踢还是踢野球,那都一样,没区别。但你要不会踢,就是给你最专业的场地,你也不行。”他认为剧集水平主要跟导演会不会拍戏有关,跟拍什么关系不大,“悬疑剧都拍过来了,还怕什么。”因此《盛装》的拍摄过程对五百来说,甚至算得上一定程度的放松。五百非常擅于分配精力,他并未要求自己非要完全搞明白时尚规则,但就像拍《古董局中局》时他找专业鉴定师跟组,这次他也让曾经在国内《嘉人》任主编的总策划邓立和时尚总监崔丹,从头至尾给剧中时尚搭配把关,置装费上,他也放手让服装组做。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                  宋佳饰演陈开怡
                  相比悬疑剧,五百拍《盛装》基本没遇到什么困难,唯一考验到他的,是筹备阶段时选演员。五百坦言,定下宋佳和袁咏仪的过程,没有想象中顺利。其实在看到剧本时,他就确定,陈开怡和肖红雪必须是宋佳和袁咏仪演,不能是别人。宋佳作为实力派女演员,在时尚界早就拥有姓名,“不是像时尚杂志主编,她就是。”而袁咏仪则与角色本身香港人的身份非常符合,气质出众,五百想象一下她和宋佳站在一起就是对的。但相比过去的时代,现在他不得不面临当下行业中更综合的考量规则。五百最后拍板,主演必须是这个阵容,他感慨过程确实“有些折腾”。联系此前不少人提起到了一定年纪的女演员在国内缺少剧本和角色,可想而知在流量时代,宋佳对戏袁咏仪,已经非常值得期待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应该算是国内值得观众期待的导演,能够在商业和质量中做出平衡。观众和投资方都看重对年轻人的网罗,五百无疑是入行早的佼佼者,抛开编剧因素,记者也让五百聊了聊行业剧质量现状,如何提高等问题,比如探班这天,五百在拍宋祖儿的戏份,这就是他为了真实感而改过的一场戏:镜头里的宋祖儿白T恤牛仔裤大拖鞋,住在灯光昏暗的老破小房子里与昔日好友酒后才吐职场真言。这个年轻人没有一上来就为了拍得方便而“住进”大公寓,“老破小”的置景确实让人秒回初入职场时的时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                  监视器中的宋祖儿(下)
                  【对话】
                  小公司里的江湖梦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《盛装》剧本里的职场,你觉得是体现在哪方面,让你感觉到它是很专业的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按照企业来讲,比如说企业的各种阶层,每家公司都是有高中低,对吧?每家公司的使命又都一致,然后企业文化都一致,努力的方向又都一致,但是实际上分散到每个人的情况下,都是很不一样,每个人的承接能力不一样,反馈能力更是不一样的。所以《盛装》最好看的地方就是,每个人站在每个人的位置上,思考的角度和格局都不一样,比如说可能底层喜欢中层的,或者是中层羡慕高层的。 一家公司就是一个小的社会,小的江湖,江湖里各路人马,都去追求自己所谓的江湖梦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其实时尚的背景,对你来说不是那么的重要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主要它是职场剧。第二个,确实咱们传统纸媒的没落和新媒体的崛起,属于历史的洪流,相当于是后浪,扑上来了,前浪——你看传统媒体的人接受度和他的应急思维,整个的广度,有的人就转身可能会比较慢,有的人是属于完全不接受,有的人是转身极快,可能这个浪还没过来,他就已经重生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部剧是对于这件事情、这个现象,是有态度的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首先,它讲的还是与时俱进,咱别说转身比别人快多少,或者是比别人慢多少,但至少是当一个新的趋势要到来的时候,你得去拥抱它。你不能说我要保守我自己原来的东西,不去迎接新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为什么职场剧老是被诟病?其实不缺演员,也不缺人才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中国的观众包容度还是比较广的,心胸比较开阔。大部分原因应该是作者或者是编剧,并没有深入体验生活,这是最关键的一个。实际上《白夜追凶》也是行业剧,对于那个职业的所有流程应该是最细的一部了,但是如果你不懂里边的东西,说实话你都编不出故事来,就只能编大家能很容易产生共情的事情,对吧?咱就拿一些公关也好,医生也好,或者是律师也好来说,实际上就是编剧本身并不了解,他都是听说或者是查资料,所谓的查资料……我就很好奇你去哪里查资料?查的什么资料?难道是说你回去百度一下?所以一是商业化,第二是就扁平化,他所有的答案都是大家以为的,实际上根本就不是。你真到那个行业中,就不是那样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《实习医生格雷》有个小片段特别好,两个相爱的人,一根铁管把他俩串在一起了。那些医生纠结的就是,他们两个只能活一个。谁被拔出来,那个人就会死掉。医生最后是测他们血压血脂,男的活的可能性比女的要大得多,所以就牺牲了女的,拔出来进手术室就死了。这个是你做这个工作才能遇见的,才能感受到的。大家都说“撒糖量”,我觉得你要拍撒糖谈恋爱就好了。我们国内是比较贪心,希望一个剧什么都放进去,这个就比较麻烦。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,咱们剧的台词量特别大,他们需要大量的沟通,一个人要说服另一个人,就得大量说话。大段台词并不是来说去说一件事,都是话赶话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《盛装》制衣的费用是很高吗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不低。我没太关心我们有多少套衣服。加起来得有上千套,有一些衣服,其实是我们造型老师跟品牌借到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换装多的话,演员在造型上会很麻烦吗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这不麻烦。拍什么都没有拍悬疑剧费劲,悬疑剧得抠每一秒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作为一个以时尚杂志为背景的剧,有没有在讨论品味这件事情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他教你穿搭就是品味,这个才是最重要的,主要是靠你的眼光、意识和对世界的审美。抵达美,捍卫美。每个人内心中追求美好的东西,确实是需要很长时间去捍卫,之后才能注入你的血液里,你会成长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。这不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它是一个捍卫的过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主要的还是当这份职业遇见巨大冲击的时候,不管是内部还是外在的压力,你的心态的转变以及如何灵活处理,每个人用的方式和方法都不一样,其实是一个类似群像戏,它只是起到一个展示的作用。给大家看,在新媒体转型的时候,一个时尚杂志的内部和行业面临的冲击和大家的选择。没有什么结论,没有怎么做是对是错。
                  传统媒体不行,换新媒体,只要还依旧有你的审美,依旧有你的创新,不过是换个平台而已,对吧?不要去舍不得那本杂志,那几个刊号和印刷厂出来的纸张那个味道,只是换一种形式而已。纸媒固然有纸媒的好处,但新媒体有新媒体的好处,也有新媒体不好的地方,就看你如何转换。但是你内心得有个东西,你没这个东西,什么工作你也做不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                  袁咏仪饰演肖红雪
                  宋佳和袁咏仪的气场势均力敌,刚刚好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从准备筹备到现在,最费事的部分是哪个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选演员。这部戏所有的演员,都经历过大量讨论。宋佳试装的时候,一试你就知道,她是陈开怡。袁咏仪一试,你就知道她是肖红雪。但其实还是会有其他因素影响你。不过最终我还是坚持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两个演员是你拍板定下的吗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对,没有考虑别人。我一开始定了她俩,中途出现了无数波折,到最后我还是站出来说,不行,就得是她俩。疫情发展的时候,袁咏仪在香港,到上海这来很麻烦。那时候,我们已经在想说,(疫情)之前拍过她多少戏,万一回不了,我们换演员,我们要损失多少,全想过。后来我跟靓靓姐(袁咏仪)通了电话,我说无论如何你都得过来,这事没你不行,回来先隔离就行。我想不出第二个能和宋佳对得起来的人。这个人物本身就是个香港人,她是王耀庆演的角色从香港直接调过来做主编,等于是顶掉了原本答应给宋佳的主编位置。这是个主编之争,她们的气场就得势均力敌,你不能有一边是弱的。这两个角色跟她俩的经历,人生,都是刚刚好,太合适了,她们往那一站,你就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看完剧本,我心想陈开怡不就是宋佳吗?无论性格还是外形、经历、眼界,是那种特别隐忍,所有算计全在自己的脑子里,不往外说,要出牌一定是王炸。不管压力多大,始终自己一个人能扛得住,说话不急不慢,但是内心特别坚定。她也很喜欢这个剧本,我说就必须是她,想办法,必须她演。
                  王耀庆的角色,我觉得应该会出乎你们意料。这次,他演的是一个大反派,比较狠的一个人,近乎极致的狠。宋祖儿也很合适做职场小白,任何公司都充满斗争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实际上透过环境你已经在发生变化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                  袁咏仪、王耀庆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之前我们的职场剧,规避了许多现实问题,可能看起来是负能量,但却是真实存在的问题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还是人与人的差别,也有个角色是这样的,他看见的、经历的,都不是那么美好,最后吸收的东西是不一样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敢承认无奈和失败是需要勇气的,我也认为这个必然要有,这不单是个人问题,包括《盛装》这家公司面临的问题,不是你我斗争,而是传统媒体式微。当你没有这种预判的时候,大浪压过来,你回头才看见浪已经打这么高,就不是考虑斗争了,而是如何逃跑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个剧是以女性角色为主的戏,作为一个直男,会不会在理解女性想法方面比较难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大家都说,女性戏,男性戏,我实际上一直不赞同这种说法。为什么要分男性向、女性向?好莱坞里人有分哪个是男性向,哪个是女性向的?比如说我们这个戏,每个人是基于自己的立场出发,行为逻辑是基于立场,而不是基于性别的。那在时尚集团所有人都那样,不仅女性很爱表达,男性也一样性格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《盛装》对你最大的吸引点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好看。比如说你喜欢吃四川火锅,四川火锅就好吃,爽。跟吃饭一样,没吃过日料的,去吃人均两三千的,他也知道好吃。每道菜它怎么做怎么弄,实际上吃的人不知道。虽然是导演,但是我看剧本的时候,我当成一个小说来看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你是信任编剧的吗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我们的编剧在时尚杂志待过,我觉得他把在那里面所有的经历全写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但这种题材的创造,往往最后可能被说,现实主义题材不现实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不够现实,我认为主要是拍摄过程出问题。我对剧本最大的改动就是我不会按传统手法去拍。比方说今天这场,是曾经的两个职场小白在经历一系列选择后跟了不同的老大,再重新回头来话当初。剧本上的词儿是说,你还记得当年如何如何。就这么点词儿,我就改成了,这个事必须在喝多的状态下进行。俩人都压根没破冰,你说那些词儿,观众会觉得你在敷衍他们,谁没事清醒的时候能说那些话?因为我们平常也喝酒,喝大之后大家也抱头痛哭过,喝酒后你们才能坦诚相对。但是这些,剧本是没有的。也有些不现实的问题是,台词他说第一句你能想到第二句,那不叫套路深,叫套路浅了。创作者最大的一个问题,就是把观众当傻子看,你以为观众猜不出来。你说话像演舞台剧一样,观众就会跳戏。
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有很多这种表演就是这样,大家往这一坐开始说话了,“我妈叫我问你,为什么你上次去我家的时候,只拎了一条鱼,说话怎么不礼貌,咱俩就别处了”。这种情节就是不对的,俩人生坐着聊是不可能的,你俩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?在最甜蜜的时候才能去见家长,纵使你知道父母对他不满意,难道你认为他是傻子吗?你一定不能直接说出来。肯定是看个电影,她说不去了,直接回家了。行,那你就回去吧。这里面就很微妙了对吧?可能转身这个男孩就给哥们去电话,说我今天去见对象家长,可能说错话了,你说我现在怎么办?
                  没人会见面就嚷嚷“你怎么跟我妈说话呢?”而且,现在这些剧已经影响到观众的实质行为了,传统文化是很含蓄的,现在我们好多人已经破马张飞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专访|擅长悬疑剧的五百,拍了一部时尚杂志大戏
                  宋祖儿饰演李娜
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能拿过去的数据来绑架我”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现在大部分热度比较高的剧,很多都是网文改编而来的,你拍过的《古董局中局》是IP改编,这次是原创剧本,其中感受有什么不同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小说的好处是,它提前把世界观、故事都给你撂这了,原创是你自己得从头想。我觉得这本身两种产品。文字的想象空间太大了,每个人看完一本小说感受都不同。改编的时候,你发现有的地方挺好,有的地方要改,但是你怎么又能给串一起?你费的劲儿很不一样。就像有时候,你改一个稿子,觉得还不如自己写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一两年,我们能看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确都有不少优秀作品。你觉得国产剧近年的状态怎么样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是不是想说,我们进步不大。还是那句话,我认为是因为不够深入,不够了解,你对要拍的东西和你要写的东西不够了解。这么说吧,国产编剧就是没办法,给钱就得写,他自然把所有套路用上,之前有个老港剧叫《银狐》,里面张家辉一直就是个司机,但演到最后,他成为了江湖大佬。观众绝对猜不到,太惊人了。这种剧本才让人惊艳到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但在编剧调查中,现在的编剧自由度是很重要的障碍。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确实是。平台一定程度会干扰,但是你不能甩锅给平台,我看你前10场戏的文字怎么写的,我就知道水平。就像我们看一本小说,翻看几页就知道作者的功力有多少,没这功力你不能怪外界的压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你是怎么解决平台干扰的问题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因为我做得早,大家相互比较了解。像他们只能拿数据说,但只要是拿出来的数据就是过去式,你把未来的数据拿给我看看,你最快就能把今天的数据拿给我看,明天都没有。但是我们拍的甚至是一年后才要上的东西,你怎么能拿过去的数据来绑架我?最主要的,你得坚信这剧好看,不好看说啥都没有用,我们拍出来,你自己都觉得一般,这可不完蛋吗,观众哪有这么傻?只是多数观众懒得表达而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在疫情期间,作为制作公司老板,你感受到的国内影视业在疫情下的影响是什么样的?
                  五百:我觉得直接影响上对我们还好,只是演员档期问题。实际上是对平台影响会比较大。首先经济是有个链,疫情来了,先伤害的不是影视业,影视业是最末端的,最伤害的是出口啊,贸易啊,他们其实是每年能投出大量钱做广告的,疫情来了,影响了固定的宣传收入,从而再影响到制作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            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  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文章排行